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高门闺秀穿到民国后 > 正文 第537章 知悉
    暮色渐深,厅里的灯都亮了。

    客院的回廊处,陆家一家子安坐着,心惊又后怕。

    邵韵诗见长辈们被自己的话吓住了,有些不好意思,摸了摸鼻尖,不知如何解说。

    陆老夫人一辈子生活简单,回了神,她看着外孙女,惊问道:“瞒姑,这事是真的?”

    陆老夫人声音有些高也有些尖利,陆老爷子当即拉了她一把,小声道:“别叫,里头还睡着呢。”

    陆老夫人也是实在惊讶,要知道,好好的孩子能结什么仇?居然被人给下了药。

    被丈夫一拉,陆老夫人稳了稳神,念了句佛,压着声音道:“这孩子还真是苦命,既然她来投了咱们家,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看着。”

    陆六顺叹道:“这是当然,您二老放心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陆老爷子看了眼女婿,问道:“你和麦辉谈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麦辉来的时候,陆老爷子并没去见,也没叫人家来请安。故而,他还不知道这事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来,连不了解内情的邵韵诗都好奇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,这事大家都瞒着邵韵诗的,毕竟不是太光彩的事。可凌珠一病,少不得俩孩子就得接触,说了也好。

    这也是陆老爷子没顾忌地当着邵韵诗的面,问出来的缘故。

    屋内随着陆老爷子的话,静了一下。如今,大家对麦家是真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陆六顺怕媳妇和岳母怪老爷子当着瞒姑的面问这些,忙不跌接了话头,“麦大表哥信了,凌珠那孩子也是个好的,半分多话没有,干干净净地将自己知道的事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说起了凌珠,陆老夫人来不及嗔怪老爷子,便点头道:“阿辉这次拎的清了,也是凌珠这孩子是个巧的。”

    陆六顺见成功转移了岳母的注意,松了口气,也有心说说麦辉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陆氏一直没说话,她心里对凌珠的状况很是感伤,她在邵家大宅院待过几年,对内宅的事很是明白。

    只听,她叹道:“是呀,若不是凌小姐机灵,怕是难有个好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这话,若她没留意曹家母女的谈话,就没法子求到咱们跟前来。”陆老夫人对聪明的孩子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陆六顺自己就是个知道求生存的,也对凌珠好感多多,便笑着点头道:“是这话,刚才麦大表哥说了,这孩子带出来的消息,对他们家太过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麦家到底也是大户人家,如何能不在乎名声,麦辉再是顾念曹芸,也是不会要个开书寓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听了这话,知道麦辉是想通了,点了点头道:“这才像话,不然我铁定要通知他父母,好好管教管教的。”

    陆六顺没想到自家岳父还有过这样的想法,想想麦家老太爷的狠辣,抖了抖,替麦辉庆幸的不行。

    怕老爷子还起念头,陆六顺忙道:“麦大哥说,凌小姐多半是来投麦家的,只是不敢直接去麦家,这才转而通过我们,所以,日后她的入学等等安排,麦家出手,不用我们操心。”

    ….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 麦家可没陆家清爽,陆氏点头道:“亏的那孩子没去麦家,不然,单应付大表嫂一个就够呛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话,一个弄不好,吵嚷的人人皆知,凌珠那孩子就白逃了。”陆老夫人也是后怕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赞道:“凌姑娘真是聪明多智,还知道不能直接去麦家。对了,外头可有寻人的声响?”

    凌珠逃出来也有阵子了,曹家母女该当察觉的。

    陆六顺摇头道:“我叫人注意着呢,曹家那还没动静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奇怪的很,摸不清里头的门路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既安心又皱眉,这曹芸该多没留意凌姑娘,不然人走了这么会,还不知道找?

    邵韵诗安立一旁,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陆氏见大家说的女儿一愣一愣的,忙小声地将这事的前因后果说了遍,倒也没顾忌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,邵韵诗来了有一会了,陆陆续续的也了解了些凌小姐的事,这会子又听娘细细分说了些,也就清楚明白了。

    心头感叹,如今这乱世女子难为呀!

    不过,这些事说难不难,说简单也简单不了。

    邵韵诗不想父母亲人遭算计,毕竟人就在家中,若是叫人查询到,必定不能善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插话道:“会不会那头被什么事给绊住了?按理来说,对方想卖了凌小姐,不会就这么放过她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家里安生,邵韵诗只得细心分析了。

    陆六顺听了,点头道:“这话对,这里头还有金老板的事,是该当多留意。”

    陆老爷子直接道:“六顺,你再多安排些人去曹家外头守着,看看有什么动静?这样我们也能不被动。”

    陆老夫人甚至道:“要不,再派个功夫好的去探探?”

    她老人家这话,叫陆氏‘噗呲’一声乐了,“娘,你还当曹家那是龙潭虎穴了?”

    陆老夫人嗔了女儿一眼,“就算不是,那也不差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陆老爷子倒是赞同,“也行,派个拳脚好的去探探,咱们也能早些放心。”

    见外祖父也同意,邵韵诗眉心一蹙,忙拦道:“别,这事不能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急,众人皆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六顺最是奇怪,好奇道:“瞒姑,你觉得哪里不妥了?”

    邵韵诗看了眼众人,也不怯场,娓娓道来,“我想着既然那个金老板和曹家母女如此相熟,凌小姐走脱这事,他一旦知道,必定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陆氏是女儿说什么都对,忙附和上了,“对,咱们不能莽撞了,姓金的可是个有背景有人手的,可别叫人来个瓮中捉鳖。”

    还别说,陆氏虽单纯,可也不笨,这话正中邵韵诗的下怀。

    陆六顺听了深以为然,赞许地看了眼女儿,“还是瞒姑想的周全,咱们差点就坏了事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过了些,即使派了高手去,也不一定就叫人捉住了,但打草惊蛇还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邵韵诗可不敢居这个功,忙道:“爹可千万别夸我,就算我不说,爹也肯定能铺排好的。”

    陆六顺就是喜欢瞒姑这么懂礼知事,哈哈笑道:“你别怕爹没面子,这事确实是我想差了。”

    陆老爷子也跟着笑了道:“你爹这是轻敌了。瞒姑,你说咱们该如何处置,才妥当?”

    39217481.